诚信在线娱乐系统升级中,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大野欣逢红欲燃写在瞿秋白诞辰120周年之际

性情 时间:2019-02-10 浏览:
2019年1月29日,是瞿秋白诞辰120周年。 笔者书柜里,珍藏着一套鲁迅临终前编定的《海上述林》,是瞿秋白的翻译结集。 1936年10月2日,距离鲁迅逝世仅有半个月,该书上卷在日本印成,寄到了上海。书乃25开本,重磅道林纸精印,布面精装,上下卷各印500册。

  2019年1月29日,是瞿秋白诞辰120周年

  笔者书柜里,珍藏着一套鲁迅临终前编定的《海上述林》,是瞿秋白的翻译结集。

  1936年10月2日,距离鲁迅逝世仅有半个月,该书上卷在日本印成,寄到了上海。书乃25开本,重磅道林纸精印,布面精装,上下卷各印500册。封面由鲁迅设计,书名和书脊、封面上的3个拉丁文字母“STR”(即“史铁儿”首字母,瞿秋白笔名),均为鲁迅手迹,庄重而大气。可惜的是,鲁迅并没有看到这部书下卷,就与世长辞了。

  每逢佳节倍思亲。纪念瞿秋白,是纪念一种信仰,一种精神,一种诗人与斗士的活法。

 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

  《鲁迅全集》2005年版第五卷第51页,《王道诗话》页底注:“本篇和下面的《伸冤》、《曲的解放》、《迎头经》等十二篇文章,都是1933年瞿秋白在上海时所作,其中有的是根据鲁迅的意见或与鲁迅交换意见后写成的。”

  瞿秋白的文章,写出地地道道的“鲁迅风”,由许广平抄写,用鲁迅笔名发表,收入《鲁迅全集》——在中外文学史上,这种“无缝对接”能有几多?

  1933年3月6日,即瞿秋白写出《王道诗话》的次日,鲁迅带着一盆堇花往访,祝贺乔迁之喜。而瞿秋白则把一幅对联立轴挂出,是鲁迅手书的何瓦琴的对联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。”意为真正的知己,一个就够了。在此世界,见到这位朋友,如同见到我的一母同胞。

  这种惺惺相惜、心心相印真是缘分。从1930年夏天在上海一见如故,到后来瞿秋白三次在鲁迅家中避难,二人的“革命友谊”加“文友深情”与日俱增。瞿妻杨之华回忆:“鲁迅几乎每天到东照里来看我们,和瞿秋白谈论政治、时事、文艺各方面的事情,乐而忘返。秋白一见鲁迅,就立刻改变了不爱说话的性情,两人边说边笑,又是哈哈大笑,冲破了像牢笼似的小亭子间里不自由的空气。”时人曾评论鲁迅是“冷静,冷静,第三个还是冷静”,为什么见到瞿秋白就兴奋不已呢?1934年1月初,瞿秋白即将奔赴中央苏区,特地给鲁迅道别。依依不舍的鲁迅留瞿秋白住宿,并让出床铺,自己睡在地板上。许广平说:“觉得这样才能使自己稍尽无限友情于万一。”

  1935年,得知瞿秋白遇难,鲁迅“一直木然地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”。后来,鲁迅再三再四慨叹:“可惜得很”“这在文化上的损失,简直无可比拟”“瞿若不死,译这部书(指果戈里的《死魂灵》)是极相宜的,即此一端,即足判杀人者罪大恶极!”“中国人先得把自己的好人杀完,秋即其一”。彼时鲁迅自己已经病重,却迅速搜集编辑了瞿秋白60多万字译文,募捐出版。出版社用“诸夏怀霜社”——意为“整个中国都在怀念秋白”。

  而当时的上海,鲁迅住宅斜对面就是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,瞿鲁二人的确是“漏船载酒泛中流”,为民族大业殚精竭虑。

  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,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

  此联出自长篇小说《红岩》,对仗工稳,大气磅礴,悲剧的崇高感可歌可泣。网上不少文章说此联是“鲁迅赠瞿秋白”,讹误也——虽然确实能够窥见瞿秋白的肝胆。

  记得靳尚谊先生有油画《秋白之死》。画面上,沉静而文静的瞿秋白在沉思中,思考灵魂与生命。而现实中瞿秋白的献身精神,正是中华民族重要的精神财富:

  1935年2月24日,瞿秋白被捕。他声称自己叫林祺祥,编了履历。虽经严刑拷打,仍不说出真实身份,后经叛徒指认而暴露。

  1935年6月2日,蒋介石密令“瞿匪秋白即在闽就地枪决。照相呈验。”6月18日,国民党36师师长宋希濂命令特务连长廖祥光向瞿秋白宣布了电令,并将瞿秋白带去福建长汀县的中山公园。着黛色布褂子、洁白布短裤、黑色线袜和布鞋的瞿秋白,在前往刑场的一公里多的路途中,手挟香烟,顾盼自如,缓缓而行。1935年7月5日《大公报》有记载:“忽闻瞿之末日来临,登时可信可疑,记者为好奇心所驱使,趋前叩询。至其卧室,见瞿正大挥毫笔,书写绝句。书毕,至中山公园,全园为之寂静,乌鹊停止呻吟。信步行至亭前,已见菲菜四碟,美酒一瓮,彼独坐其上,自斟自饮,谈笑自若,神色无异。酒半乃言曰‘人之公余为小快乐;夜间安眠为大快乐;辞世长逝为真快乐。’……继而高唱国际歌,打破沉寂之空间。酒毕,徐步赴刑场,前后卫士护送,空间极为严肃。经过街衢之口,见一瞎眼乞丐,回首一顾,仍有所感也。”

  最后,走进一块草坪正中,瞿秋白盘足而坐,向刽子手点头微笑曰:“此地很好!”旋即枪响,从容就义,年仅36岁。

  自己的生命剩下最后几分钟,仍然悲悯于一个瞎眼乞丐,这又是怎样的善良与悲悯。

  1955年,瞿秋白遗骨安葬仪式是周恩来主祭,周恩来亲抬骨灰盒放进墓穴内。对瞿秋白的定评是:“中国共产党卓越的政治活动家和宣传家”“中国无产阶级的无限忠诚的战士。他献身革命直到最后一息。”诚哉斯言!正所谓“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”是也。

  血溅金沙,允有大名光宇宙

  魂招歇浦,愧无钜笔志功勋

  这是宋庆龄哀悼李公朴、闻一多的挽联。送给瞿秋白同样合适。

  联语里“金沙”与“歇浦”分别代称昆明与上海,意为举国哀痛。

  然而,与李、闻的悲壮相比,瞿秋白的遭遇更加坎坷,评价也更为曲折。

  在狱中,他分明知道自己的生命“甚至不能按星期来计算了”,而在其绝笔《多余的话》里,他仍然坚持承认“立三路线”中自己的过失。仍然用诗一样的语言说:“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。一切新的、斗争的、勇敢的都在前进。那么好的花朵、果子、那么清秀的山和水,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,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。——但是,别了,美丽的世界!”他惦记着“欣欣向荣的儿童”,惦记着“世界第一好吃”的中国的豆腐,说屠格涅夫、托尔斯泰、鲁迅、《红楼梦》自己都还想再读一读。

  三十多年前,笔者在课堂上朗读了《多余的话》部分章节,学生中有人流泪。

  与屈原《天问》和司马迁的《报任安书》一样,《多余的话》是面对死亡把情感的极致凝聚笔端,是对革命事业极负责任的自责。试问,几多政治家、文学家敢于承认自己曾经“优柔寡断、随波逐流、忍耐躲避、依傍动摇”呢?有几个“叛徒”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说自己“不愿冒充烈士而死”呢?

  子曰:“必也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者也。”信仰坚定并不是“铁板一块”的同义语。时时的内省、慎独,恰恰是恻隐之心、羞恶之心、辞让之心、是非之心的外化。袒露内心的矛盾,同样是对党和人民真诚与忠诚的表现。

<strong>湖北一女婴被恶犬咬伤致全脸骨折</strong>

湖北一女婴被恶犬咬伤致全脸骨折

中新网武汉2月18日电 (武一力)被狗咬至全脸骨折的1周岁女婴胡...[详细]

野山之恋著名舞蹈家夏冰艺术道路简述

野山之恋著名舞蹈家夏冰艺术道路简述

原标题:野山之恋一一著名舞蹈家夏冰艺术道路简述 舞蹈家夏冰 ...[详细]